所在位置:首页 > 安全监管 > 饲料兽药
仔猪蛋白质需要量与原料选择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5-03    浏览次数:    

  根据“理想蛋白质”的理论,仔猪蛋白质的需要量,本质上就是氨基酸的需要量。研究表明,仔猪对低蛋白日粮并不敏感,关键是要保证日粮中各种必需氨基酸的平衡。因此,通过添加一些日粮中缺乏的氨基酸,在日粮蛋白水平较低的情况下(通常为18%),使氨基酸达到平衡,仍能取得很好的饲养效果。仔猪日粮中第一、二、三、四限制性氨基酸分别为赖氨酸、苏氨酸、蛋氨酸和色氨酸。低蛋白饲料有减少仔猪腹泻、下痢发生率,减少猪场氮排放量,降低饲料成本等好处。

  仔猪蛋白质饲料来源很丰富,如鱼粉、血浆蛋白粉、大豆蛋白、膨化豆粕等,另外高蛋自乳清粉中含有11%~12%的蛋白,也是很好的蛋白质来源。大豆中因含有多种抗营养因子和引起免疫病理反应的抗原成分,导致仔猪消化不良和腹泻,在仔猪日粮中的使用量应加以限制,可使用全脂膨化大豆,很容易配合出高能高蛋白的日粮。第一阶段日粮除多选用优质原料外,可适最添加膨化豆粕,使仔猪在断奶前就能极早适应大豆蛋白抗原。脱脂乳粉也是早期断奶仔猪一种重要的蛋白原料,它不仅提供了高质量的蛋白质(34%以上)。而且也是早期断奶仔猪乳糖(50%以上)的来源。

  血浆蛋白粉(SDPP) 有效成分为免疫球蛋白,粗蛋白70%~78%,赖氨酸6%~7.6%。免疫球蛋白能提高断奶仔猪成活率,减少下痢次数,提高体重。猪血浆蛋白粉中的蛋氨酸和异亮氨酸含量相对较低,注意这两种氨基酸含量水平。

  优质进口鱼粉不仅粗蛋白含量高、氨基酸含量丰富且组成平衡,且还含有未知生长因子,是仔猪饲料中极有效的动物蛋白源。

  肠膜蛋白是用肠粘膜提取浓缩而成,由于它含高最的消化酶,粗蛋白质65%,粗脂肪12%,可明显促进幼小动物消化系统的早日成熟及完善,并能改善饲料的消化吸收,降低应激,是一种高品质

  动物性功能蛋白质。

  膨化豆粕或膨化大豆 植物蛋白质饲料通常含有多种抗营养因子,如大豆蛋白质中的抗原成分--大豆球蛋白和一聚球蛋白是引起仔猪肠道受损,导致仔猪断奶后腹泻的主要原因。限制豆粕的用量,以不超过

  20%为宜。通过豆粕加工来部分降低蛋白中的抗原成分,如通过 60%~70%热乙醇浸提豆粕或大豆,或通过豆粕膨化加工,或采取挤压技术等。

  发酵豆粕,豆粕经发酵酶解处理后因有效降低大豆蛋白中的抗营养因子,尤其是发酵酶解产生大量小分子多肽有利于日粮蛋白质的消化吸收而呈现出降低断奶仔猪腹泻率的良好效果。仔猪断奶应激会导致肠道受损、消化功能紊乱、消化酶活性低,致使蛋白质不能很好地被消化吸收,继而在大肠发生腐败,产生的氨和胺类物质对肠道粘膜有毒性作用,腹泻加重。小肽特别是2~3肽,可被仔猪完全而有效地吸收,减少了大肠后段氨气和有毒胺类的产生。同时,能维持消化道正常的功能,降低腹泻率。小肽还能够加强有益菌群的繁殖,提高菌体蛋白的合成、提高抗病力。另外某些活动小肽(如Exorphines)能促进幼小动物的小肠发育,并刺激消化酶的分泌,提高机体的免疫能力和吸收能力。有研究表明,小肽能效刺激和诱导小肠绒毛膜刷状缘酶的活性上升,并促进动物的营养性康复。此外,发酵豆粕中的乳酸含量3%,益生菌含量为1 107CFU/g,可以认为断奶仔猪腹泻率的降低是豆粕经特殊工艺发酵后形成的独特品质和多种有益生物活性物质综合作用的结果。

 

[!!] 实践活动 如何处理影响饲料转化率生产

    如何处理影响饲料转化率生产?我们从生产实践中总结了一些可改善饲料转化率的实用措施。

 

 

  1、正确处理运往屠宰场猪的装载

 

 

  如果猪装载卡车前禁食12小时,那么就需要降低饲料消耗量,改善运输条件。除了运输和屠宰场等待的时间,所有禁食时间最多不应超过24小时(Steward, 2008)。

 

 

  在禁食到再饲喂期间,猪会不断消耗营养维持身体所需,我们必须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Brumm, 2008)。因此可以让猪在专用栏内多呆几天,这样既不影响猪在装载过程中的禁食也不影响猪的生长。但这个方法需要在转载前一天对待装载的猪做标记并进行评估,这样就能确定每个猪栏中哪些猪需要禁食及是否需要分组。

 

 

  2、核实屠宰体重

 

 

  高屠宰体重会提高饲料转换率值。测量发现屠宰体重为116 kg、124 kg 或133 kg对饲料转换率值有影响,最低体重75 kg以上的猪饲料转换率值分别是3.19、3.24 或 3.48 (Latorre MA., et al., 2004)。因此体重大约100公斤以上瘦肉率较低,原因是脂肪沉积率增大。

 

 

  众所周知,屠宰体重越高饲料转换率越低,但当选定育肥期长短或屠宰体重时,还要注意其它影响经济效益的因素,如销售产品。此外,还要注意,最佳屠宰体重不是恒定不变的,这主要受猪价和配合饲料成本的影响:猪价越高,最佳屠宰体重就越高;混合饲料越贵,加上最佳屠宰体重就越低(Dipietre, 2009)。

 

 

  根据我们自己的实际情况计算,同一公司最大的经济效益是从2006年85公斤的胴体重到2007年78公斤的胴体重。因此衡量屠宰体重的标准很重要,尤其是猪价浮动较大的时候。

 

 

  另一方面,虽然运送猪到屠宰场前给猪称重很麻烦,但是它能节约成本,因此这很有价值。

 

 

  3、健康

 

 

  当猪被感染后就会有一系列的变化:

 

 

  免疫系统被激活;

 

 

  基础代谢增加;

 

 

  激素分泌变化:激素分解代谢增加(肾上腺皮质激素)、合成代谢下降(生长激素);

 

 

  增加能量调动,储备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肪下降。

 

 

  最终,在一些蛋白质合成非优先的组织中蛋白质合成下降,肌肉蛋白分解导致体重下降,饲料转换率升高(Bown, 2004)。此外,控制任何影响猪饲料转换率值的疾病都很有价值。

 

 

  卫生条件的改善能使饲料转换率值提高0.05个百分点,每头猪节省1欧元。

 

 

  4、繁殖

 

 

  母猪生产性能的改善意味着总混合饲料的节约,原因是母猪在妊娠期和哺育期大约要消耗17%的配合饲料

 

 

  虽然为了降低饲料转换率,我们在生长育肥阶段只考虑了配合饲料的成本,但在饲养前期配合饲料的消耗也很大。实际上,某些学者更喜欢用参数来表示猪场、生产金字塔或公司的饲料转化率:总饲料转换率或母猪到屠宰期间的饲料转换率。要注意,初产母猪第一窝仔猪断奶前需要消耗750 kg的配合饲料,经产母猪每胎需要消耗450 kg的配合饲料。每头母猪获得的仔猪数越多,配合饲料对总成本的影响就越小。

 

 

  在繁殖阶段的任何改进都会对总饲料转换率值有一个正面影响,像缩短非生产期、延长母猪寿命或每头母猪的产活仔数。

[!!] 猪配合饲料科学标准

     要多样合理,保证营养全面。在喂猪的青、粗、精三种饲料中,青料含水分多,体积大,易消化,适口性好,并含有许多维生素、矿物质和质量好的蛋白质;粗料体积大,粗纤维含量较高,配合合理,可增加饲料与消化液的接触面,并有通便作用,使猪有饱胀感,但难以消化;精料的特点是体积小,营养价值较高易消化,但矿物质、维生素较缺乏。因此,在配合猪饲料时,应青、粗、精三种饲料合理配合,并适当添加矿物质补充饲料(如骨粉、食盐等),以满足猪的营养需要。

 

    要注意日粮体积与猪采食量的关系。配合猪饲料时,粗料过多,则营养成分差、体积大、超过猪的采食量,猪吃不完,营养又不能满足;配合猪饲料,如全用精料而不用青粗饲料,猪的营养虽能满足,但因体积过小,猪吃不饱。衡量饲料体积大小可用饲料风干物质含量计算,青、粗、精三种饲料的比例大体按风干物5:3:2安排。如一头150公斤重的怀孕母猪,一天需饲料风干物按5公斤计算,则2.5公斤风干物来自青料(青料6公斤得风干物1公斤,则需青料15公斤);1.5公斤风干物来自粗料;1公斤来自精料。

 

    要做到配合饲料适口性好,容易消化。配合饲料中,如含能量和蛋白质较高,含粗纤维少,则适口性好,容易消化;相反,含能量和蛋白质低,含粗纤维多,则适口性差,难以消化。在配合猪饲料时,宜多采用青饲料,少用粗饲料,并且配合的粗饲料要求品质好。

 

    要根据不同猪群,选用不同类型的日粮。一般来说,仔猪、种公猪、催肥阶段的育肥猪,可选用精料型,即精料可占日粮总量的50%以上;繁殖母猪、后备母猪可选用青料型,即青饲料可占日粮总重的50%以上;架子猪可选用糠麸型,即糠麸类饲料可占日粮总重的50%以上。

 

 

[!!] 饲料科学发展态势

     饲料科学是一门交叉学科,它不仅汇集了动物营养学、饲料生产学、兽医药理学、计算机、农业机械和企业管理科学,还越来越和食品科学、精细化工科学、发酵科学(生物技术)等学科紧密相结合。面临日益严重的全球食品安全诸如二噁英和疯牛病等问题,同时为适应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需求,饲料科学向更安全、更优质和更节约资源方向发展是必然趋势。本文试图从两个角度来简介一下饲料科学的发展态势。

  1 饲料安全才能食品安全    
  从食品安全角度出发,饲料分为:A普通饲料;B无公害饲料;C绿色饲料;D有机饲料。
  1.1 普通饲料    
  普通饲料是目前市场上最为多见的产品。需要说明的是国家近一两年来越来越多地对普通饲料进行了规范。如200229日农业部、卫生部和国家药监局的第176号公告,禁止了在饲料中使用氯丙嗪等镇静剂、禁止使用碘化酪蛋白及各种抗生素药渣等原料。200235日农业部农牧发(20021号发出公告,禁止使用痢特灵和氯霉素等,当然更不能使用盐酸克伦特罗等瘦肉精。
  1.2 无公害饲料    
  就是对环境、对消费者安全的饲料。其优势在于:在无公害饲料中应该更严格使用理想蛋白质模式和可消化氨基酸配方技术进行日粮的配制,通过使用合成氨基酸降低日粮中的蛋白质的含量,从而达到减少动物向环境中排放氮的目的;节约了蛋白饲料的用量,提高经济效益;还能改善动物舍内空气的质量,达到减少疾病的目的;减少环境污染。第一通过使用植酸酶减少无机磷的添加量,从而达到减少动物向环境中排放磷的目的。植酸酶在动物饲料中的使用已是一项完全成熟的技术。使用效果非常理想;第二:无公害日粮中,国家禁止在饲料中使用有机胂制剂,也限制了微量元素铜和锌的大量使用,从而减少砷、铜、锌向环境的排放量。
  1.3 绿色饲料    
  就是安全、优质和富含营养的饲料。是可以和国际接轨的饲料,这里说指的绿色饲料是绿色A级饲料。国家规定了生产A级绿色食品的饲料使用准则:在绿色饲料中,90%以上的原料需经过绿色认证;禁止使用畜禽粪便原料;禁止使用转基因原料等;禁止使用工业合成的油脂;不应使用以哺乳动物为原料的动物性饲料产品用于反刍动物等方面的规定。严格规定了生产A级绿色食品的饲料添加剂使用准则:优先使用符合绿色食品生产资料的饲料添加剂产品;饲料添加剂应符合《允许使用的饲料添加剂品种目录》要求;和以往饲料最大的区别是在绿色饲料中完全不使用药物添加剂;营养性饲料添加剂也应符合规定的需要量和安全幅度。    
  不使用药品添加剂最大的问题就是动物生长速度和养殖成本出现了矛盾,要么动物生长速度变慢,疾病难以控制,要么饲料成本增加过高。目前替代药品添加剂有很多策略,主要是使用中草药提取物、酶制剂、酸化剂、寡糖、微生态制剂等同时结合适当的养殖管理模式进行。    
  科学家们在决定是否使用药品添加剂方面有很大的分歧,反对者说使用药品添加剂导致了药残和细菌的耐药性,从而给人类健康带来了很大的危害。支持者说如果有条件(如不使用人畜共用的药品,适当剂量的使用及适宜的停药期)的使用药品添加剂并不违背科学,因为很多药品添加剂如抗生素类是微生物发酵的产品,也是属于天然的产品,再者,药品添加剂大都按照GMP标准生产,质量是可靠的,另外药效也是有目共睹的。
另外,在是否允许使用转基因原料时科学家们也有截然相反的意见。
  1.4 有机饲料:也有人称之为绿色AA饲料    
  它除了符合绿色A级饲料要求外,它要求使用的饲料原料基本都来自于天然的,它基本上不能使用化学合成的原料,甚至蛋氨酸都不能使用。    
  有机饲料的饲料报酬与前面的几种饲料比相差很大,动物生长速度也较慢。

 

  2 加工工艺安全才能食品安全    
  按照加工工艺的不同饲料可分为: A粉料;B颗粒饲料;C膨化饲料;D生物饲料。当然这些饲料也越来约安全,越来越环保。    
  目前中国的市场上占主流的饲料还是粉状饲料,颗粒饲料在欧美等国比较普及。在水产动物和宠物等饲料中世界各地都大量使用了膨化饲料,另外欧美等国在畜禽动物中也开始较多的使用生物饲料。
  2.1 粉料    
  在粉料的加工工艺中,大家越来越关注饲料的粉碎粒度,因为适当的颗粒度可以显著地提高动物对饲料的采食量和消化利用率,可以节约电能,增加产能,减少胃溃疡等疾病的发生。非常多的资料认为,猪料比较适宜的颗粒度为700~800?m,我国生产的粉状饲料颗粒度大部分过小。
  2.2 颗粒饲料和挤压饲料    
  以下是颗粒饲料和挤压饲料的对比,其中挤压饲料包括膨化饲料和非膨化饲料两种:
  2.3 挤压饲料(含膨化饲料)    
  挤压饲料经过高温、高压和高剪切的作用,大大地提高了饲料的消化利用率,减少未消化饲料向环境中的排放,另外它不仅杀菌力强,饲料安全性很高。还可以通过它的三高作用破坏饲料中的抗营养因子,提高某些原料如棉粕、菜粕等在饲料中的添加量。通过挤压可生产宠物饲料、高档乳猪料、高档水产料如牛蛙、鲈鱼、虾蟹贝和观赏鱼饲料的生产等。
  2.4 生物饲料又称发酵饲料    
  是指饲料经过有益微生物(主要是乳酸菌类)发酵处理后所得的干湿料。它的优点是饲料中无抗生素,不用担心药残问题。经过发酵后的饲料有香味,提高了动物采食量。  
  因为发酵后的饲料富含蛋白酶、脂肪酶和纤维素酶类、富含有益微生物和未知促生长因子,提高了饲料的消化利用率,所以动物长势非常好。另外也是动物舍内空气质量非常好,动物的肉质也很好。是非常安全环保的饲料。缺点是在操作时有些不方便。    
  颗粒饲料和膨化饲料的共同点就是在运输和饲喂的过程中不会出现粉料的分级现象,是真正意义上的全价料,另外,在制粒熟化的过程中产生香味,增加了适口性,增加了动物的采食量。但看得出来,挤压饲料比颗粒饲料有很大的进步,如挤压饲料熟化度高,杀菌强,还可以在饲料中使用高达30%的油脂量时,也可以正常生产。    
  使用挤压饲料的缺点是制造成本比较高,对制造过程的操作技术要求比较高,另外饲料在挤压过程中对热敏性原料如一些维生素和药品添加剂破坏比较大。
目前在制造高档乳猪饲料时一般都只膨化(挤压)饲料其中玉米和豆粕,其它原料不经过挤压处理。    
  总之,为了人类的健康,适应未来的发展,传统饲料会不断的升级。虽然这种变化有个较长的过程,但我们已经听到它向我们走来的脚步声。我们要做好准备,抓住机遇。

[!!] 环保型饲料的研制与生产技术

    畜牧业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产业,但畜牧业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却不容忽视,已引起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很多发达国家已制定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的标准,我国也已制定并于2003年1月1日开始执行《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

  饲料既是畜禽营养物质的来源,也是导致畜禽业污染的主要根源。研制和推广环保型饲料是解决畜禽业污染的有效途径,荷兰、丹麦、日本等国家率先开展了这方面的工作。我国自杨胜(1995)提出生态营养的概念以来,许多专家对环保型饲料的研制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所谓环保型饲料,是指不会造成畜产品公害和减轻畜禽粪便对环境污染的饲料总称,它要求全面考虑“如何从由日粮到畜禽排出粪尿废弃物的全过程来改变或控制可能发生的一系列件”,从饲料原料和添加剂的选购、饲料配方设计、饲料加工、加工工艺等全过程进行严格质量监控和全面实施畜禽营养系统调控,最大限度地发挥畜禽的生产性能,将畜牧业生产带来的环境污染减小到最低限度,实现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

  1选择优质饲料原料

  饲料被畜禽摄入体内后,各种营养成分不可能完全被消化吸收,没有被消化吸收的成分随粪便排出体外。畜禽对各成分的消化率越高,则排泄物中的含量就越少,对环境的污染就越低。因此,优质饲料原料是配制环保型饲料的前提和基础,要求无毒害、无污染、营养素含量丰富且均衡、消化率高。例如,蛋白质含量比小麦高7倍,产量高4。7倍的苜蓿,赖氨酸比普通玉米高88%的玉米(中单206和中单201)以及高蛋氨酸含量的羽扇豆已经商品化应用。豆粕去皮后,主要营养指标和消化率均高于带皮豆粕(熊易强,1998),是高档环保型饲料的理想原料。

  另一方面,随着玉米、豆粕和鱼粉的日益紧缺,许多非常规饲料原料,如小麦、棉粕、菜粕、羽毛粉、肉骨粉、血粉已普遍应用于畜禽日粮中。对这些原料首先要限制其用量,并与常规原料搭配使用。对畜禽难以消化的原料,如羽毛粉、肉骨粉、血粉、棉粕、菜粕等通过必要的处理手段,如高热、高压、膨化、热喷、酸水解、碱水解或微生物发酵,再选入饲料配方。随着动物营养学、饲料加工和生物技术的快速发展,提高非常规原料消化率和营养价值已成为现实,这对广辟饲料资源,全面推广环保型饲料具有重要意义。

  2合理选用饲料添加剂

  从环保出发,新研制的饲料添加剂在审批过程中应进行残留和“三致”试验等安全性评价;药物添加剂在饲料产品标签中要标明其名称、使用动物对象、用量、作用、停药期以及使用注意事项,避免重复用药和超量用药;抗生素的选用尽量避免与人类用药产生交叉抗药性,等等。近年来,一些国家相继发生疯牛病、二口恶英、口蹄疫等涉及饲料安全问题,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饲料和食品安全已经成为继人口、资源和环境之后的第四大问题。发达国家率先推行HACCP(HazardAnalysisandCriticalControlPoint,危害分析与关键控制点)管理,以确保饲料安全,我国饲料工业也开始对饲料企业着手HACCP管理和认证。选用高效、安全、无公害的“绿色”饲料添加剂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也是治理畜禽粪尿污染的一项重要措施。治理畜禽粪尿污染的常用“绿色”饲料添加剂主要包括饲用酶制剂、饲用微生态调节剂、除臭剂等几大类,已广泛用于环保型饲料中。

  2。1饲用酶制剂

  饲用酶制剂是由微生物菌种接种在特定的基质中,经固态或液态发酵培养、干燥、粉碎并经配料后制得的外源酶制剂。酶制剂包括单一酶制剂和复合酶制剂2类。除植酸酶为单一酶制剂产品外,其他饲用酶制剂研究、开发和应用多是含多种酶的复合酶制剂。饲用复合酶主要有4种类型:①以蛋白酶、淀粉酶为主的饲用复合酶;②以β-葡聚糖酶为主的饲用复合酶;③以纤维素酶、果胶酶为主的饲用复合酶;④以纤维素酶、蛋白酶、淀粉酶、糖化酶、果胶酶为主的饲用复合酶。饲用酶制剂不但能补充动物内源酶的不足、促进动物对营养物质的消化吸收,而且能有效降低饲料中的抗营养因子,从而提高饲料的营养价值,并有助于减少畜禽粪尿的排放量。

  酶制剂作用具有高度专一性,只能作用于具有特定化学键价的底物。要充分发挥酶制剂的作用,就应根据日粮配制而选择相应的酶制剂。在所有酶制剂中,植酸酶是目前应用最广泛最成功的酶种,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已有超过80%畜禽日粮中添加微生物植酸酶,植酸酶已成为环保型饲料不可缺少的酶制剂。这是因为植物性饲料作为畜禽饲料的主要来源,60%~80%的磷以植酸磷的形式存在,很难为非反刍动物消化,微生物植酸酶可将畜禽粪便的磷污染减少20%~50%,对减轻畜禽粪尿污染起重要作用。植酸酶的水解作用几乎不具有日粮特异性,但其他酶种的酶制剂通常具有较强的日粮特异性,针对性较强。例如,在以大麦、燕麦为基础的日粮中添加β-葡聚糖酶,可以改善谷物营养价值,然而由于β-葡聚糖与阿拉伯木聚糖常紧密联系构成植物细胞壁物质,如果再加入少量木聚糖酶则效果会更好。同样对于小麦、黑麦日粮,应加入木聚糖酶,若同时加人β-葡聚糖酶效果会更大,然而由于阿拉伯木聚糖的结构非常复杂,还需加入多酶合剂才能成功分解这一纤维(Graham,1996)。对于玉米-豆粕型日粮,应用木聚糖酶可以成功地破坏玉米的纤维细胞壁,从而将其中原来很难为动物所利用的养分释放出来(Graham,1996)。豆粕由于加工处理不当,常残存一些抗营养因子如胰蛋白酶抑制剂和植物凝集素,添加蛋白酶可以有效地降解抗营养因子,提高日粮营养价值。

  酶制剂的使用还要考虑畜禽种类和年龄。在鸡日粮中补充酶制剂的效果大于猪,主要是由于鸡和猪的消化道解剖学和生理学上的不同所致。一般来说,幼龄动物消化道发育不完善,内源消化酶分泌可能不足,应补充淀粉酶、蛋白酶以帮助消化;而生长后期,由于日粮中低营养价值的原料含量增加,应相应补充纤维素酶、葡聚糖酶、木聚糖酶等以消除抗营养作用,提高饲料转化率。另外,酶制剂在饲料加工、储存以及饲喂过程中,其活性要受温度、湿度、氧化剂等物理、化学和生物因PH、素的影响。在酶制剂的应用过程中,这些因素都是要考虑的。

  2。2饲用微生态调节剂

  微生态调节剂包括益生素、益生元和合生元3大类。

  2。2。1益生素。益生素又称益生菌、促生素、利生剂、活菌制剂或微生态制剂等,是一种通过改善宿主动物肠道菌群平衡,发挥有益影响的活性微生物饲料添加剂(Fuller,1989)。目前使用的益生素主要是乳酸杆菌、芽孢杆菌、粪链球菌、酵母菌等单一菌种或复合菌种的制剂。益生素的有益影响指的是,产生有益的代谢产物和分泌蛋白酶、淀粉酶、脂肪酶等消化酶,从而促进营养素的消化吸收和提高饲料利用率;益生素能抑制和排斥大肠杆菌、沙门氏菌等病原微生物的生长繁殖,促进乳酸菌等有益微生物的生长繁殖,从而在动物的消化道内确立以有益微生物为主的微生物菌群,减少动物患病的机会,促进动物的生长;此外,益生素由于阻止了有害菌的发酵,可减少粪便中的臭气。但是,益生素具有菌种组成的不确定性和在肠道内外环境的不稳定性等缺点,在推广应用中受到一定的限制。

  2。2。2益生元。狭义来讲,益生元主要是指寡糖类产品,如果寡糖、甘露寡糖、异麦芽寡糖等。由于寡糖可选择性地促进肠道有益菌的生长、繁殖,而不被有害菌利用,从而维持了肠道菌群的平衡,促进了动物的健康。此外。有些寡糖如甘露寡糖可竞争性地与病原菌结合以防止病原菌在肠道上皮细胞的结合与定植;同时还可使已结合到上皮细胞上的有害菌脱落下来随粪便排出体外。益生元由于具有低热、稳定、无残留和耐药性等优点,被看作是一种很有开发潜力的绿色饲料添加剂。

  2。2。3合生元。合生元主要是指益生素和益生元按一定比例配合而成的生物制剂。Zimmer(2001)研究发现,难消化性寡糖和能降解的益生素配合使用,能很好地控制肠道微生态系统,由于这些益生菌与肠道固有菌产生竞争性的酵解作用,从而使益生菌在通过上段肠道时存活率得到改善,结肠微生物的定植率提高,增强了对内源和外源菌生长及活性的刺激作用。Nemeoba等(1999)报道,副酪蛋白乳杆菌和果寡糖混合饲喂断奶仔猪,结果发现,二者显着增加了粪便中乳酸杆菌、双歧杆菌和总的厌氧菌数,表明副酪蛋白乳杆菌和果寡糖具有协同作用。

  尽管对合生元的研究刚刚起步,但是由于其具备益生素和益生元的双重作用,所以这种制剂的研究和应用有日渐增多的趋势。

  2。3除臭剂

  现用商品除臭剂,一种是SmilacisRhyzoma植物中萃取,能阻断尿素酶活性,减少氨的产生,促进乳酸菌增殖;另一种是从生长在沙漠中的丝兰属麟风兰肉质植物YuccaSchidigera中提取的,可与氨气、硫化氢、吲哚等有毒有害气体结合,控制恶臭;同时能与肠内微生物协同,共同促进营养物质的吸收,抑制尿素分解,使尿中氨含量降低40%~60%(廖新悌1999)。Duffy等(1998)向25~30千克体质量猪饲粮中添加120毫克/千克的除臭灵,明显较未添加组的日增重提高52%,背膘厚减少14%,尿紊浓度减少12%。36%。Cole等(1998)在荷兰和法国的研究表明,猪饲粮中添加120毫克/千克除臭灵可明显减少牧场氨浓度(42。5%和28。5%),还可提高饲料转化率,减少发病率。

  据报道,日粮中添加活性炭、沙皂素等除臭剂,可显着减少粪中NH3和H2S的产生。膨润土和沸石粉也有与粪尿中氨结合的功能。向生长猪饲粮中添加海泡石或膨润土时,粪尿中氨散发量会减少。另外还有将腐植酸钠和硫酸亚铁用作除臭剂的。

  3准确估测动物营养需要,科学设计饲料配方

  营养物质供给过量是导致粪尿排出量增加的直接原因,使粪尿中含有过量的N、P、铜、锌、砷、硒、有毒有害气体(如氨、硫化氢等)、抗生素残留等,尤其是N、P含量过高。实际生产中,动物饲粮中常常含有某些过量的养分,作为一种边际安全系数,以弥补因饲料成分变异或不能准确确定所用原料养分利用率对饲养效果的影响。因此,准确估测动物的营养需要量和饲料的营养价值,是科学设计环保型饲料配方的前提和基础。此外,科学设计环保型饲料配方不仅要考虑畜禽所处的生长阶段和生理特点,同时还要考虑各种营养物质之间的协同和颉颃关系、饲料中某些抗营养因子对某些营养物质利用率的制约,甚至还要考虑不同饲养条件下畜禽对各种营养物质需要量的变化规律等,以提高日粮中各种养分的消化率和利用率。

  以氮素营养为例,随着对蛋白质、氨基酸营养研究的不断深入,畜禽日粮配制逐步由“粗蛋白质”向“总氨基酸(可消化氨基酸)理想蛋白质模式”过渡。按照理想蛋白质模式,以可消化氨基酸为基础添加合成氨基酸,配制符合动物生理需要的氨基酸平衡的低氮日粮,可以降低饲料中蛋白质的水平,提高日粮中氮的利用率,减少粪尿中氮的排出量,减少氮对环境的污染。许多试验表明,在日粮氨基酸平衡性较好的条件下,日粮粗蛋白质含量降低2个百分点对动物的生产性能无明显影响(Jongblied等,1998年,又可使氮的排泄量下降20%。Che等(1995年)报道,在粗蛋白质含量20%的肉鸡饲料中各加入0。1%赖氨酸和蛋氨酸,结果与粗蛋白质含量23%的对照组增重相同,而干物质、氮的排泄量分别减少9。69%和22。09%。Shriver等(2000年)用粗蛋白质水平降低4%(添加合成氨基酸,使氨基酸达到和对照组同等水平)的日粮喂猪,使总氮的排泄量降低49%,但并不影响生产性能。Hobbs等(1996年)通过向日粮中添加合成氨基酸,而使生长猪和肥育猪日粮的粗蛋白质水平分别从2l%和19%降到14%和13%。结果使尿氮的排泄量减少40%。粪尿中的臭味物质显着减少。据统计,通过理想蛋白质模式计算出日粮的粗蛋白质水平每下降l个百分点,粪尿氨气的释放量就下降100%~125%。一般而言,饲粮添加第1~3限制性氨基酸,蛋白质降低2~4百分点,N排泄量可减少20%~30%。

  4改进饲料加工工艺

  饲料加工工艺,诸如粉碎、混合、制粒以及膨化等,可影响畜禽对饲料养分的利用率。饲料加工工艺的改进,有助于提高饲料营养物质的消化率和利用率,及饲料的浪费从而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和降低饲养成本。其中,饲料原料的粉碎度和日粮混合的均匀度最为重要。就均匀度而言,一般要求配合饲料(包括浓缩料)的均匀度变异系数小于等于l0%、要求添加剂预混料的均匀度变异系数小于等于7%(国内)或5%(国外)。在我国,还有许多饲料厂家对由饲料混合机性能对饲料利用率的影响重视不够。

  对饲料混合均匀度至少应每半年检测1次,以便及时调整混合时间。饲料粉碎的粒度,可改变饲料转化率5%~l0%,但对不同的动物具体要求不一样。各种动物的适宜粉碎粒度如下:1~10日龄雏鸡115微米;2。8周龄生长或乳猪212微米;肉鸡、8~22周龄生长期蛋鸡、小猪310微米;大猪410微米。制粒可以避免成品料的分级和分离,保证畜禽采食到平衡的全价饲料,从而改善饲料利用率。膨化由于改变了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等的分子结构,不仅提高了仔畜对营养物质的消化率,而且降低了大豆等饲料原料的免疫原性,结果减少了饲料的浪费。此外,制粒和膨化有抑制和破坏一些抗营养因子和有毒物质以及杀灭微生物的作用。因此,畜禽采食这种经膨化或制粒的饲料之后,粪尿排放量以及产生的有毒、有害物质均有减少。

[!!] 蛋鸭喂料重在“四看”

  1看体重
鸭群的产蛋率在 80%以上,而鸭的体重略有减轻的趋势,应适当增喂动物性饲料;鸭体重增加,身体也有发胖趋势,但产蛋率还在 80%时,可适当增喂粗饲料和青绿饲料,或通过控制其采食量,不让鸭吃太多的精料,但动物性蛋白质饲料还应保持原有水平或略有增加。
2看粪便
若鸭的粪便粗大、松软、呈条状,表面有光泽,用脚轻拨后能分成几段,表示精、粗、青料搭配合理;粪便细小结实,颜色发黑,拨后断面呈粒状,说明精饲料量过多、青料量少,消化吸收不正常,应减少精料喂量,增喂青料;粪色浅、不成形,一排出就散开,表明精饲料饲喂不足,营养水平偏低,应补喂精料;粪便呈黄白色或灰绿色,有恶臭味,说明鸭有病,应隔离治疗。
3看产蛋
若蛋形异常且小,说明营养不足,须加喂豆饼、花生饼、鱼粉等富含蛋白质的饲料,把日粮中粗蛋白质的含量提高到20%,并适当增加日粮总量;蛋壳变薄、透亮,有砂眼,粗糙或软壳,说明饲料质量不好,特别是钙质不足或维生素 D 缺乏,应添加骨粉、贝壳粉、石灰粉等矿物质及维生素 D 含量丰富的饲料;如蛋重减轻,可增加鱼肝油和无机盐添加剂;早上 5点前产蛋,说明投料适当;若产蛋时间推迟,且蛋越来越小,就可能会出现停产,应迅速补充精饲料。
4看精神
喂鸭时,鸭子若很快过来,说明食欲很强,就可适当多喂一些;喂食时聚不拢,则应适当少喂。产蛋率高的健康鸭,精力充沛,潜水时间长,上岸后羽毛光滑不湿,抖毛时水滴四溅。若鸭精神不振,行动无力,放出后怕下水,下水后羽毛沾湿,甚至下沉,说明其日粮营养不足,应及时加喂动物性鲜活饲料,并补足鱼肝油。

 

 

[!!] 猪禽饲料能量生物学效价评定系统创建

  近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动物营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承担的科技部创新方法工作专项“猪禽饲料能量生物学效价评定方法的创新研究”项目通过验收。
饲料有效能值是制定畜禽饲养标准及优化饲料配方的首要技术参数。饲料能量生物学效价的评定是动物营养学科中世界性的“老大难”问题。
传统的动物试验法存在着耗时、费力、重演性差的弊端。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虽然曾在体外消化技术方面进行过种种尝试,但一直缺乏模拟消化液试剂盒的生产工艺准则、酶水解环境的全程自控,以及试剂盒的效价稳定保质系统。
据项目主持人赵峰博士介绍,该项目是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子仪的指导下,在动物营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北京市科委的资助下,经过多次软硬件改造,有针对性地在解决了猪禽消化道套管设计、瘘术、活体肠道内的食糜流量及其体内消化液在不同外因条件下的酶活变异规律等技术难题之后,历时7年开发出了第一、二代仿生消化系统样机。在此基础上与科技部签订了创新方法工作专项合同任务,按计划研制成功了不用试验动物即可测出比现行国家标准法更为精确,重演性更为稳定的第三代单胃动物仿生消化系统(SDS-2)及配套的模拟消化液试剂盒。实现了适用于评定猪、鸡、鸭饲料能量生物学效价的酶水解总能值(EHGE)的全自动离体消化试验装置。
经过协作单位中国农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四川农业大学、湖南农业大学、广东温氏食品集团、广东海大集团(002311,股吧)的检验,达到了 “轻量化、标准化、仪器化”的预期效果。经与国家标准方法(GB/T26437-2010、GB/T26438-2010)相比,克服了传统生物学法中存在的对试验动物要求高、饲养成本昂贵,难以批量测试的限制。该系统在仿生酶谱、自动程控技术方面国际领先。这一技术不仅将为全面改革现行静态表格制的饲养标准体系,开发新一代单胃动物(猪、鸡、鸭)动态营养需要量动态数学模型提供有力的科研方法与工具,而且在我国饲料工业、养殖业上的广泛应用后将为动物营养科学研究成果及时推广应用于生产实际提供现代化手段。
据悉,该技术已在国家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广东温氏食品集团、广东海大集团、广东泛亚太科技(002540,股吧)有限公司试行2年,效益显着。对此,项目评审专家建议应加快该项目成果的示范、推广、应用。

 

 

[!!] 小麦和玉米深加工国家工程实验室广州成立

  广州华南理工大学1月4日对外透露宣布,正式成立小麦和玉米深加工国家工程实验室。
校方表示,建设这一国家工程实验室,将有助于攻克小麦和玉米等粮食主要组分高效分离、功能性粮油食品加工、粮食加工副产物增值转化、粮食营养与安全测试的关键技术,实现这类粮食资源的全价利用,形成中国粮食深加工自主创新体系,对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提高中国粮食产业核心竞争力,促进粮食增效、农业增产、农民增收有着重要的作用。
该实验室由华南理工大学与河南工业大学、吉林农业大学共同建设,总投资1.26亿元,于2011年11月17日在深圳由国家发改委正式授牌,并于本月3日举行了挂牌仪式。其中,华工将全面承担粮食深加工公共技术平台的建设工作,主要进行小麦、稻米及玉米三大粮食及制品的营养监测及安全评价、粮食加工副产品高值化共性技术研发、粮食品质质量控制等。
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是实验室建设的依托单位之一。该学院一直从事淀粉、植物蛋白、多糖等粮食主要成分的高效分离、物性修饰及产品开发工作,近五年来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82项,还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项、第13届日内瓦国际发明展金奖1项、中国专利奖优秀奖2项等成绩。
据相关负责人透露,中国稻谷、小麦、玉米产量全球领先,但粮食生产损失率高,每年损失高达1700亿斤;同时,粮食增值转化率低,深加工用粮占粮食总产量比例仅为8%。

 

 

[!!] 牛常用饲料添加剂的种类与应用

  非蛋白氮含氮物质包括尿素、缩二脲、铵盐、异丁基二脲等,它们可以为瘤胃微生物提供合成菌体蛋白所需的氮源,所以可作为蛋白质添加剂代替日粮中部分蛋白质饲料。
非蛋白氮添加方法一般是与精料均匀混合后饲喂。饲喂时应严格掌握尿素用量,过高会引起氨中毒,一般添加量不得超过日粮干物质的1%或日粮粗蛋白质的33%。饲喂含该添加剂日粮,应考虑补充钴和硫,可有效提高菌体蛋白的合成。严禁把该添加剂溶于水中喂饮,以免中毒,以饲喂日粮1小时后饮水为好。此外,日粮仅限于成年牛,犊牛(6月龄以内)因瘤胃微生物区系发育尚未完全,不能使用。除混合饲喂方法外,添加非蛋白氮方法还有青贮(即制作青贮饲料时添加,其添加量一般为0.4%左右)、尿素盐砖(即将尿素与食盐等压制成砖供牛舔食)和糊化尿素(即将尿素用糊化淀粉包裹,减缓氨释放速度,提高菌体蛋白产量)等。
矿物质添加剂
近年来,直接使用天然矿物质,如麦饭石、膨润土、沸石、海泡石等和稀土元素喂给肉牛的研究与应用有了很大发展,这些矿产在我国资源丰富,容易开采和加工,成本低廉,无副作用,使用安全,有较大的应用开发前景。
聚醚类抗生素
聚醚类抗生素又称离子载体,包括莫能霉素(瘤胃素)、盐霉素、拉沙里菌素、海南霉素和马杜拉霉素等。这类抗生素主要作用是调控瘤胃内挥发性脂肪酸产生量的比例,使丙酸量增加,相应地降低了乙酸和丁酸的比例,同时减少甲烷的产量,提高了能量利用率,使肉牛增重和饲料转化率得到改善。莫能霉素用量分放牧和舍饲两种情况,放牧牛开始每头每天饲喂100毫克,6天以后增加到200毫克;舍饲牛每头每天200毫克~360毫克,不能超过360毫克。盐霉素用量一般每吨精料添加10克~20克,或每头每天饲喂不低于50毫克。拉沙里菌素用量基本同莫能霉素。
缓冲剂
高精料强度育肥肉牛时,由于瘤胃内异常发酵,瘤胃酸度过高,p H值下降,瘤胃微生物区系受到抑制,消化能力减弱,易发生酸中毒。添加缓冲剂主要作用就是中和酸性物质,调节p H值,增进食欲,提高饲料消化能力,从而提高生产性能。常用的缓冲剂有碳酸氢钠、氧化镁、磷酸盐、碳酸钙等。碳酸氢钠一般在混合精料中的比例为0.5%~2.0%,氧化镁为0.5%~1.0%,二者合用比单独用更好,其比例为2~3∶1。

 

 

[!!] 饲料加大蒜渣粉好处多

  大蒜是纯天然、广谱抗菌类百合科绿色植物的鳞茎,药用价值极高。
在肉子鸡饲料中加入大蒜渣粉,不仅可增进鸡的食欲,改善鸡肉品质,而且可显著提高日增重。雏鸡饲料中添加大蒜渣粉,可提高雏鸡的成活率;产蛋鸡日粮中添加大蒜渣粉,可提高其产蛋率,并可延长产蛋高峰期。
猪饲料中添加大蒜渣粉,有益于猪的生长发育,提高母猪的日采食量,增加泌乳量;在断奶15-25天的子猪日粮中添加大蒜渣粉,可提高子猪的日增重。
添加适量的大蒜渣粉饲料,对奶牛有很好的诱食作用,可使每头奶牛的日产奶量提高,精饲料日耗量下降。
大蒜渣粉还可用来治疗子猪白痢、胃寒不食、肠炎、腹泻和因脾胃虚弱引起的瘤胃积食等疾病。

 

 

[!!] 转基因饲料安全性之争

  目前我国所使用的饲料大多数都含有转基因成分。用转基因作物或者其加工副产品制作的转基因饲料是否会对动物乃至人类产生不良影响,科学家仍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
支持方认为,在饲料中使用转基因作物,是基于我国高蛋白食品需求与粮食供应之间的矛盾。反对方认为,发展生态农业和提高农民积极性,才是解决我国粮食问题的根本办法,是解决转基因饲料安全问题的终极手段。
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关注程度的提高,“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已经成为近年来科学界乃至民间广泛争论的热点问题。然而,今年3月2日,农业部首次在官网上发布“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审批情况”(以下简称“审批情况”),又一次将这场“转基因安全性”之争推向了风口浪尖。
据了解,农业部此次公布了自2004年以来中国进口的各类转基因农产品,种类涉及大豆、玉米、棉花以及油菜等多类农作物。其中,到目前为止共有79批产品获得安全证书,有37批产品的证书在有效期内。同时,“审批情况”显示,我国目前所进口的转基因农作物的用途皆为“加工原料”。
据业内专家解释,“加工原料”是指这些进口转基因作物将被用于油料加工、动物饲料、食品制造等领域,而其中以作为动物饲料的比例最大。
那么,用转基因作物或者其加工副产品制作的转基因饲料是否会对其所喂养的动物,乃至最终的消费者——人类产生不良影响呢?
记者在采访中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答案。
风险有待长期观察
“目前我国畜禽所使用的配合饲料大多数都含有转基因成分。”国家饲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谯仕彦表示。
他解释说,跟人的食物构成一样,蛋白质也是畜禽的必需养分。大豆经过浸提或压榨后的副产物,即行业内所说的豆粕和豆饼,是畜禽饲料的主要蛋白质来源,几乎所有的猪鸡配合饲料都要用到豆粕或豆饼。
然而,目前我国国产大豆是非转基因大豆,国产大豆却只占我国大豆总消费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其余的都是从美国、阿根廷等国家进口的,美国大豆都是转基因大豆。
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累计进口大豆5264万吨,2010年则高达5480万吨。而美国农业部去年12月公布的研究报告预测,2011/2012市场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将达到5650万吨。
“只要是从国外进口的大豆,都为转基因大豆。所以,我们在饲料生产过程中,无可避免地会掺有转基因的成分。”谯仕彦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而对于含有转基因成分饲料的安全性问题,记者所采访的许多专家皆表示,目前短期实验还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转基因饲料会产生明显副作用,这还需要进行长期全面的观察与实验。
“我们所进行的短期研究表明,转基因饲料没有副作用,至于是否有长期风险,我还不能下结论。”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动物营养学分会理事谭支良研究员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早在2006年,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梅曾在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和青岛市科技发展计划的支持下,组织了一个名为“转基因作物监测及安全性评价方法的研究”的项目。在该项目中,刘梅团队利用进口转基因和国产非转基因豆粕制作饲料,喂养吉富罗非鱼,然后,分别于饲喂4周、7周以后称量体重,取其血液,检测其血液常规生理生化指标,用以评价转基因豆粕对罗非鱼生长和生理的影响。
刘梅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通过研究发现,食用含有转基因大豆饲料的罗非鱼在一些生化指标方面,如白细胞数量、血小板体积与分布等方面发生了异常,同时,在罗非鱼的组织中,也发现了一些原先并非属于罗非鱼的基因片段,结果可以说明,转基因大豆对罗非鱼的一些生理过程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并未对其生长造成可见的影响,而且这种异常是否表明对罗非鱼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同时,刘梅特别强调,因为这个结论还只是初步结果,实验需要进一步完善,不能以此得出转基因饲料有害的结论。
谯仕彦则介绍,他所在的研究中心曾经做过两项测试抗除草剂草甘膦的转基因豆粕对猪饲喂安全性试验。其中一个试验为,用含抗草甘膦转基因豆粕的饲料喂养7到8公斤左右的断奶仔猪,一直持续到猪的体重增加到20公斤左右,观察记录这个时间段内猪的各项生理生化指标变化;另一个是对20公斤至50公斤的猪进行消化试验,检测是否对猪的消化功能有影响。
“从我们的试验结果来看,没有发现转基因大豆对猪产生不良影响。”谯仕彦说。
但是,谯仕彦同时承认,目前的试验还不完善,还需要进行长期的试验研究。比如转基因豆粕长期饲喂母猪后对后代的影响,“但是,这些研究难度大,花钱多”。
而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张军民则认为,只要是符合相关要求与研究流程的转基因作物以及饲料,其安全性是能够得到保证的。
他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解释说,研究人员在决定将一段基因转移到另一物种时,会对这一基因的作用与安全进行严格而仔细的评估,并根据有关转基因法规委托专业机构进行各种风险评估,这一过程往往长达七八年。“因此,只要是严格遵照程序,转基因产品作为饲料的安全性是可控的,而且是可信赖的。”他说。
不同的声音
然而,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蒋高明则坚决反对上述几位专家的观点。他认为,转基因饲料有相当大的风险性,已经有大量实验证明转基因饲料会对动物产生不良影响,而且这种不良影响又极有可能会通过食物链最终传递到人类自身。
他首先从理论上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解释说,传统生物学认为,自然界中的基因交流都是纵向发生的,也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而跨物种、跨界之间的基因交流,即“横向转基因”,在自然界中发生的概率非常小。
基于此,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研究者们普遍认为,通过“横向转基因”进入人类及其他哺乳动物的消化道的转基因成分是不存在的。这一理解在当初对于转基因食物的“安全性”评估起了根本性的作用。
而现在,科技发展出了更为精密的检测技术,发现有部分DNA并没有被消化系统摧毁。英国学者在食用转基因食物的志愿者的排泄物中已经发现了被转入的DNA片段。
正常的基因可分为内含子和外显子两部分。其中,外显子负责编译蛋白质,而内含子目前的深入作用还在研究中,但是能够确认的一点是,它不参与蛋白质的编译。
正常的植物基因含有内含子,因此其基因长度较长,动物食用该植物后,就不容易转移到动物肠道细菌中。即便偶然进入了肠道细菌中,细菌也没有功能除去它的内含子段,因而这个偶然进入的基因也不会被表达。
而转基因作物在插入基因的编码段却没有内含子,这使得转入的基因更容易在细菌中被表达。
“这就意味着,人为转到植物中的基因,会被转染到动物肠道细菌中,也可能被表达。如果这种基因是产生某种具有毒性的抗虫蛋白,那么,一旦被其转染的肠内细菌所表达,则该动物肠道细菌岂不成了制造毒性蛋白的‘车间’?”
“动物都有毒了,你说能不影响吃动物的人吗?”
蒋高明表示,上述危害只是转基因饲料危害的一种表现形式,对其他方面以及更深层次的影响还在进一步研究之中。
他还向记者透露,中国科学院某课题组也曾做过转基因饲料安全性的实验,初步的实验结果也与上述专家的看法大不相同。据介绍,该课题组选取出42只基本等重的实验鸡,分3组(喂食疑似转基因玉米、普通玉米、有机玉米)自由散养于同等环境条件的露天养鸡场内。每组14只,其中母鸡13只、公鸡1只。
实验历时263天后发现,喂食疑似转基因玉米的鸡群共产蛋121个,喂食常规玉米的鸡产蛋349个,喂食有机玉米的鸡产蛋449个。喂食疑似转基因玉米每只鸡的产蛋量,分别为喂养常规玉米和有机玉米的34%和27%,产蛋数量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趋势,仅为常规玉米或有机玉米的三分之一左右。“实验结果说明,转基因饲料对动物的生殖系统会产生不良影响。”
该课题组成员则向记者解释,之所以选择“疑似转基因玉米”,是因为他们无法通过公开渠道从转基因作物公司获得需要的产品。“一听说我们是做转基因安全性的实验,许多公司都拒绝卖给我们样品,我们只好在出现动物异常的地区自行购买。这导致的结果是,如果实验结果最终证明该转基因作物不适合作为饲料,这些公司肯定不会承认这些产品是他们生产的。”该课题组成员称。
粮食问题是根本
那么,应当如何看待与面对目前对于转基因饲料安全性的争议呢?
一些专家认为,在饲料中使用转基因作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无奈之举。因为我国面临着民众对如肉类、蛋类等高蛋白食品需求不断增加,与紧张的粮食供应状况之间的矛盾。
谯仕彦介绍,以前农户养猪,基本上是每家每户散养,一家一年才能有一头猪出栏,其喂猪的饲料除了粮食之外,还有许多其他植物以及餐厨剩余物。
然而随着农村劳动力的转移,目前这种养殖方式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规模化养殖。这种养殖方式讲求经济效益,对猪的生长速度要求高,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得依赖配合饲料。
谯仕彦曾经计算过,如果我国的猪全部采用配合饲料,那么每年将消耗粮食生产总量的40%左右。
“这么大的需求,在粮食单产没有革命性突破的情况下,饲料中很难不使用转基因作物的加工副产物。”谯仕彦说。
由此可见,粮食供需的矛盾问题才是导致转基因饲料安全之争的关键问题。
为此,一些专家建议,国家还是应当加大对转基因作物与饲料安全性研究的支持力度。
然而,在蒋高明看来,这种通过发展转基因技术与进口转基因作物的方法来解决我国的粮食问题不但不能治本,还将是一种“饮鸩止渴”的办法。
他解释说,一方面,除了对食品安全造成潜在影响外,转基因作物还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不良影响。他举例,江苏盐城大丰市从2001年开始种植转基因抗虫棉,近年来优势逐年下降。不但转基因棉质量越来越差,而且棉铃虫被基本控制后,盲蝽蟓、烟粉虱等刺吸式次生害虫集中大暴发,使得总用药量不减反增。
另一方面,大面积推广转基因作物,尤其是那些跨国公司控制的转基因作物,将会对中国粮食生产主权乃至粮食安全产生重大影响。以转基因大豆为例,现在国际上有低价向我国倾销转基因大豆的趋势,目的就是为了逼迫我国农民无法种植本土大豆。“一旦我国真的无人种植大豆,那这些公司的大豆价格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低,到时候肯定会‘坐地起价’,我们的粮食主权也落在了他们手上。”
蒋高明认为,发展生态农业和提高农民积极性才是解决我国粮食问题的根本办法,是解决转基因饲料安全问题终极手段。“最近,欧盟和美国合作进行一个价值500亿美元的项目——发展天然有机食品的贸易。可见,回归生态农业、有机农业才是真正的趋势。”
为此,自2007年起,蒋高明带领研究团队,在山东租用40亩耕地,开展生态农业试验示范研究。在研究过程中,全面停止农药、除草剂、化肥、农膜、添加剂,不使用转基因技术,验证生态学在维持农业产量、提高经济效益中的作用。
据蒋高明介绍,到2010年,由于采取严格的农田生态保护措施,辅之以先进的生态技术,该地由低产田变成了高产田,生物多样性也大大提高;地里的作物不但很少受到害虫侵害,而且产量也已超过常规产量。
“生态田中种植的作物无论作为食用粮食,还是喂养饲料,根本就不会产生那么多的安全争议。”他说。
70%
国内目前1.5亿吨的饲料,约需3750万吨蛋白质原料,其中70%依赖进口,每年需要进口3500万吨大豆。
56%
1996年~2009年,全球转基因作物带来约650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其中44%是减少生产成本的收益,56%是产量提高的收益。
6个
2011年,6个欧洲国家批准种植转基因抗虫玉米,20多个转基因玉米品种获准进口用于加工饲料。
1.6亿
2011年全球29个国家、1670万农民种植了1.6亿公顷转基因作物,面积比2010年增加了8%。

 

 

[!!] 王晓红:控制安全是新饲料管理条例的重要意义

  《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1999年公布实施以来,对加强饲料、饲料添加剂的管理,提高饲料、饲料添加剂的质量,促进饲料工业和养殖业的发展,维护人民身体健康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形势的发展,《条例》在实施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2011年11月3日,《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正是修订通过。
王晓红处长在报告中讲述了《条例》修订的背景:
图:农业部畜牧业司饲料处处长王晓红
第一,地方人民政府、饲料管理部门以及生产企业、经营者的饲料质量安全责任不够明确,各负其责的责任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
第二,饲料、饲料添加剂生产、经营质量安全控制制度不够完善,生产企业原料采购把关不严、不按质量安全管理规范组织生产、向饲料中添加非饲用物质以及经营者随意拆包分装饲料、作坊式加工饲料等问题比较突出。
第三,养殖者不按规定使用饲料、饲料添加剂,在饲喂动物过程中擅自添加禁止使用的物质等现象比较突出,严重影响了动物产品的质量安全。
第四,饲料、饲料添加剂监督管理措施不够全面,执法手段较为单一,处罚力度不够,不利于及时有效查处违法行为,饲料质量安全应急处置、事后处理机制也有待健全。
王晓虹处长还在报告中对修订后的《条例》进行了解读,明确相关主体的饲料质量安全责任、完善生产环节质量安全控制制度(如:禁止使用饲料原料目录、饲料添加剂品种目录和药物添加剂品种目录以外的任何物质生产饲料。)、完善经营环节质量安全控制制度(如:禁止拆包、分装)、完善使用环节的质量安全管理制度、完善了监督管理措施并加大处罚力度,通过处罚对行业进行再规范和再清理。
王晓红处长强调,此次条例公布的配套制度共计35种制度,希望行业内的企业认真学习条例、认真遵守条例。
对于《条例》涉及到的问题,如关于新饲料、新饲料添加剂监测期度 、关于不允许境外企业在中国直接销售饲料 、关于动物源性饲料 、关于自配饲料管理 、关于饲料经营环节不允许拆包分装 、关于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的限制性规定 做出了解释。
《条例》的实施迫在眉睫,相信这部是史上最严格的条例必将促进饲料行业健康发展。
针对参会代表提出了问题,王处长一一作一解释。
问题一:进口DDGS是否需要许可?
王处长指出,进口DDGS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解决的原料的需求,但存在安全隐患。所以条例的目的就是安全。
饭店的回锅油是否处理后可以使用?
王处长指出这是关注重点。在本次条例修订后,混合油未列入原料目录。绝对禁止地沟油,但由于原料采集存在区别,在原料目录到期后将会进一步论证。
食品级进口的是否可以用于饲料中?
王处长明确答复:食品级不能直接用于饲料中,因为不符合法规。所以,需要转化为饲料级,需要办一些相关手续。

 

 

[!!] 欧美禁用饲用抗生素之路技术

  自从1929年,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发现青霉素,并由后来者提纯用于治病以来,抗生素对人类社会的巨大影响力便由此开启。随后,抗生素产品的开发和使用就成了医药界的重要课题。
20世纪四五十年代,欧美养殖业者开始尝试用抗生素发酵残渣加入饲料中喂猪,发现对长速和抗病力有良好的改善作用。于是从五十年代起,欧美养殖业逐渐将使用饲用抗生素合法化,这一潮流也很快推广到世界各国。
然而,在提高生产效率和饲料转化率、对抗大规模传染病的同时,长期亚治疗剂量饲喂抗生素也造成了消极的后果,比如细菌耐药性、畜产品药物残留和过敏中毒反应。于是,首开使用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先河的欧美,从八九十年代起,转身成为禁用饲用抗生素的急先锋。
欧盟率先掀起禁用潮
抗生素在饲料添加剂中的使用量由一组数字中可见端倪:1996年,世界抗生素饲料添加剂的用量占全部饲料添加剂用量的45.8%,而抗生素生产总量的50%被用于畜牧业。与此同时,作为肉食产品最终消费者的人类,开始注意到耐药性风险。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仅1992年美国就有13300名患者死于抗生素耐药性细菌感染。1999年2月,路透社报道了美国科学家在肉鸡饲料中发现“超级细菌”,该肠球菌对当时所有抗生素具有耐药性。人们开始重新审视养殖业对抗生素的使用。
早在1986年,为缓解消费者对肉品药物残留和耐药性产生的恐惧心理,瑞典就宣布全面禁止抗生素用作饲料添加剂,成为首个禁用饲用抗生素的国家。此举对养殖业的冲击很大,在最初的两年里,普遍瑞典猪场的生产成绩受到冲击。据统计,两年间出栏的800万头肉猪由于饲料利用率的下降,至少多消耗了七万吨饲料。
瑞典家畜保健处Thafvelin博士称,在新饲料法规施行的6个月里,猪场断奶仔猪腹泻和肥育猪痢疾的发病率显著提高,由1%-15%提高到接近50%,而且达到25-30公斤体重的时间要多花一周时间。瑞典兽医协会也一直质疑禁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科学根据。
在毁誉参半中,饲用抗生素的禁用开始在欧洲各国逐渐推进。阿伏霉素是欧盟第一个禁止使用的药物性添加剂,阿伏霉素属于糖肽类抗生素,而糖肽类抗生素是人用药品中重要的一类抗生素。1993年,英国从食用动物中分离出抗糖肽的肠球菌(GRE),而糖肽并没有被批准用于治疗动物感染,随后,英国禁止使用阿伏霉素做抗生素饲料添加剂。1995年,丹麦也禁止在饲料中使用阿伏霉素。1997年,正值瑞典加入欧盟,欧盟委员会宣布在所有欧盟成员国中禁止使用阿伏霉素做饲料添加剂。
1998年1月,丹麦禁止使用抗生素饲料添加剂维吉尼亚霉素。荷兰于1998年停止了亚治疗剂量使用奥拉喹多。1999年7月和9月,欧盟委员会禁止使用其他几种抗生素饲料添加剂(泰乐菌素、螺旋霉素、杆菌肽和维吉尼亚霉素)。1999年12月,丹麦养猪业自愿停止在体重35kg以下的猪身上使用所有的抗生素饲料添加剂。从2000年1月起,丹麦的抗生素只限于按处方购买用于治疗动物疾病。在家禽业仍允许使用抗球虫药。
强度最大的法令颁布于2003年,欧盟委员会计划自2006年1月1日起,在欧盟成员国全面停止使用所有抗生素生长促进剂,包括离子载体类抗生素。
在一系列禁令的发布和施行过程中,欧盟备受压力,比如辉瑞等药品制造商尝试用法律手段反对欧盟和丹麦的禁令,加拿大也在抱怨欧盟委员会颁布的禁令没有科学依据,而欧盟的贸易伙伴也在担心饲用抗生素的禁用会影响他们在世界贸易中的交易量。
禁用的结果是抗生素用量的减少,以丹麦为例,禁用前的1994年,丹麦的食用动物抗生素的总用量为205 686kg,到2001年减少到94 200kg,减少了54%。
自2008年以来,欧盟将每年的11月18日定为欧洲抗生素宣传日,旨在宣传抗生素的合理使用。2011年11月17日,欧盟委员会宣布了“反病菌抗药性五年行动计划”,其中就提到确保人与牲畜正确使用抗生素,完善对兽用抗生素的监控。
美国的蹒跚跟进
相比欧洲各国,美国在禁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方面的动作迟缓不少。早在1977年,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意识到饲养动物时长期使用低剂量青霉素和四环素能促进细菌的抗药性,但FDA并没有禁止抗生素在养殖业作为饲料添加剂使用。
美国采取的措施明显比欧洲温和一些。1996年,由FDA、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农业部协作成立了国家抗生素抗药性检控体系。该体系规定,一旦发现耐药菌产生,便启动相应法律,包括收回药物使用许可证。该机构将实施一系列研究项目,包括饲料中通过食物链传播的病原菌的检测新方法,以及这些病菌获得抗药性的机理。不过这些措施显然满足不了美国消费者的要求。
2011年5月,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公益科学中心、科学工作者关怀联盟和产肉动物关注组织等多家环境及公共健康团体在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对FDA提起了诉讼。这些机构称,抗生素的滥用使得动物和人体内抗药性病菌增多,指责在过去的35年里,FDA未制定相应的法规来解决此问题。
2012年3月23日,据路透社报道,美国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西奥多·卡茨法官作出判决,下令FDA采取措施禁止在动物饲料中使用常用抗生素。判决称,如果抗生素的生产商不能证明其产品的安全性,FDA就必须收回这些药物非治疗用途的使用许可。
实际上,FDA曾在2008年就曾实行限制在畜牧生产中使用头孢菌素类抗生素的措施,但在药品制造商、养殖户和兽医的联合抵制下撤销禁令。2012年1月4日,FDA重新推出这项禁令,被禁用该类抗生素的动物包括牛、猪、鸡以及火鸡,执行时间自4月5日起。但有人认为FDA发出的该指令并非意在完全禁止使用该抗生素,农业部门仍获准在一些情况下使用这种药物,因此力度还不够。
2012年4月11日,FDA再度出台非强制性的措施,建议兽药生产商本着自愿原则,停止供应部分兽药,应对当前严峻的耐药性问题;养殖业者可在兽医指导下,将抗生素用于预防、控制及治疗疾病,但不可用作生长促进剂。
僵持不下的利弊之争
任何一场改革都会有争议和阻力,禁用饲用抗生素也是一样。欧盟禁用抗生素的即时结果是许多细菌性疾病频繁发生,丹麦生猪的发病率、死亡率增加600%,多为肠道疾病所致,被该政策的反对者指为影响了动物福利。
在成本方面,欧盟国家停用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之后,增加了防止疫病的投入,治疗性抗生素使用量呈比例增加,同时由于饲料转化率降低所致,饲料成本提高了9.5-12.5美元/吨,养猪生产成本提高8%-15%。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于2005年推算出,按照欧盟的方式,美国类似的禁令将在养殖业方面多付出12-25亿美元的成本。
而首先禁止使用饲用抗生素的瑞典,在十年后也被指出只是改变了抗生素使用方式,总量没有改变多少,而且禁用后导致大剂量氧化锌的使用(用作除臭、抗菌),由1992年的不足60公斤到1996年的42.5吨。
丹麦也遭受同样的困扰,据DANMAP(欧盟最完备的有关抗生素使用和抗药性监测的数据库)公布的结果,自1996年到2001年之间,抗生素生长促进剂从106吨的年用量降至零的同时,治疗性抗生素使用量从每年的48吨升到94吨。这个数字在2004年达到112吨,之后又于2007年超过120吨,近几年没有明显增长。
不过情况有所改观,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一篇报告指出,抗生素禁用作饲料添加剂并未造成动物疾病的蔓延,治疗特异性感染用的抗生素用量几乎持平,此外禁用饲用抗生素对动物生产性能、健康和处方用抗菌药用量的成本影响约1%,但禁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所省下的成本足以弥补这一点。
2009年,加拿大学者Susan Holtz调查瑞典2004年的抗生素使用量发现比1986年减少了65%,从而得出“现代养殖业禁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是可能的”的结论。
国外抗生素禁用措施逐步铺开,我国抗生素使用问题却日趋严重。

 

 

[!!] 国家政策和饲料小麦减弱玉米供给压力

  5月以来,大连玉米期货继续弱势下行,主力1209合约一度触及近17周以来的最低价2346元。从玉米供需基本面来看,尽管国内饲料刚性需求规模较大,但国家政策和饲料小麦减弱玉米供给压力,且北半球新作玉米种植生长良好亦对玉米价格形成压力,玉米后市弱势震荡的可能性较大。
尽管春节以来国内养殖业收益持续下滑,但养殖业规模并未出现明显下降,部分子行业养殖规模甚至持续增长。以生猪养殖为例,中国农业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4月国内生猪存栏量比上月增加139万头至46306万头,比去年同期增加5.5%,这已经是连续第三个月出现增长。受国内养殖业规模支持,饲料刚性消费需求规模较大,国内饲料产量稳步增长。统计局数据显示,4月份我国规模以上饲料企业工业饲料产量比去年同期增加264万吨至1634万吨,增幅19.3%。国内工业饲料产量的增加将加大国内玉米的需求量,这将支撑玉米价格。
国家政策和饲料小麦减弱玉米供给压力。为稳定国内物价水平,国家积极出台各项政策缓解国内玉米供需矛盾,加之国内饲料小麦对玉米的替代数量明显增加,国内玉米供给压力减弱。随着国内玉米价格的上涨,国内进口玉米的意愿增强,国家相关政策的出台有利于玉米进口。中国4月进口玉米16421吨,同比增长127.59%,1-4月份累计进口176万吨。
饲料小麦方面,随着国内玉米价格的上涨,小麦相对于玉米的价格优势逐步显现,国内饲料企业采用小麦替代玉米的数量逐渐增加。以饲料小麦消费比例较高的河南省为例,截至5月29日,该省郑州当地二等玉米价格为2400元/吨,而当地二等小麦价格为2160元/吨。
北半球新作玉米种植生长状况良好。目前中国和美国新作玉米种植生长状况良好,这对玉米价格形成压力。
中国方面,最先开始播种的北方春播玉米主产区种植形势良好。以黑龙江省为例,从该省农委了解的信息显示,2012年该省春播的关键农时启动早,大田播种5月15日结束,比常年提前近一周时间,各种农作物全部播在丰产期。五大作物品种中,玉米种植面积比上年增加600万亩达到9500万亩以上,创历史新高。
据美国农业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5月13日当周,美国玉米种植率为87%,五年均值为66%。玉米出苗率为56%,五年均值为28%。受良好的种植形势影响,美国农业部对2012/2013年度的美国玉米单产的首次预估值为创纪录的每英亩166.0蒲式耳,较2009/2010年度的趋势单产高出2.0蒲式耳。
综上所述,国内规模较大的饲料刚性需求虽对玉米价格形成支撑,但国产玉米供给压力和北半球新作玉米良好的种植生长状况均压制玉米价格,玉米后市更趋向于弱势震荡。

 

 

[!!] 饲料行业借养殖东风开拓新“蓝海”

  饲料行业的高周转是被忽视的竞争力。市场普遍认为饲料行业毛利率低,没有技术含量,在农业板块中受到的关注度和估值一直较低。但事实上,在过去的10 年当中,饲料板块ROE 有7 年高于种子,5 年高于水产养殖。 2006 年至今,饲料板块ROE 更是遥遥领先,平均分别比种子和水产养殖板块高6.35%和4.22%。究其原因,我们认为市场可能忽视了高周转同样是行业的核心竞争力。以2011 年为例,饲料行业资产周转速度是种子的7 倍,水产的6 倍,疫苗的4.5 倍。
饲料行业集中度提升进行时。相较于其他农业子板块,饲料企业受到资源约束较小,集中度提升难度较低、近年来,下游养殖业的整合推动了饲料行业集中度的提升,行业呈现大企业领跑,小企业发展艰难、不断被淘汰的格局。
适应于下游养殖业发展形态,未来饲料行业的发展模式预期将分为“产业链一体化”和“专业价值链服务”模式。猪饲料和水产饲料行业行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预计仍然以“专业价值链服务”为主,禽类饲料则可能朝“一体化“发展。
未来饲料企业的竞争将是大企业之间的竞争,将从单纯的产品竞争转入价值链竞争,为养殖户提供增值效益成为关键。我们认为,在未来的竞争当中能够提供差异化、高性价比产品、为客户提供全套养殖服务以及注重价值链利益分配的企业能够有望占据先机,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于大型饲料企业而言,目前行业还处在“蓝海阶段“,蕴藏重大机遇。
投资策略与建议:
在A 股饲料企业中,我们关注大北农(002385,买入)和海大集团(002311,未评级)在行业转型和价值链创造中走在行业前端,其产品技术,销售体系、服务水平等具备领先优势,两家公司在过去几年中取得了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销售增速。同时较强的价值创造能力,有望使其能够摆脱下游养殖行业盈利周期性所带来的影响,实现稳定的高成长。同时关注,新希望(000876,未评级)依托“公司+农户“的成功实践在”饲料养殖一体化“模式方面抢占先机。

 

 

版权所有:滨州市畜牧兽医局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3026112号 技术支持:华拓网络 地址:滨州市黄河五路367号 电话:0543-2220510 邮箱:bzxmsyjbgs@163.com 鲁公网安备 37160002000038号